資訊閱讀

短視頻背后炫富產業鏈:低至1元秒進富人“圈”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以及社交平臺興起,人們越來越注重網絡形象。在虛擬的網絡圈子里,有人總是利用這種“小途徑”來包裝自己,將自己“完美”的形象呈現在屏幕前,有的買家只為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有的買家更是為了謀取某種利益。鋅刻度日前調查發現,一條與炫富相關的買賣短視頻產業鏈悄然形成,并且已經從微信朋友圈擴圍至新興短視頻平臺。...

為什么 Google Play 也要推訂閱制?

三月初,蘋果公司在春季發布會上發布了游戲訂閱服務 Apple Arcade。近半年之后,Google 的應用訂閱服務計劃 Play Pass 也浮出了水面。六月底,最著名的 Android 開發者論壇 XDA 的認證開發者 Quinny899 發現,在 Play Store 中有一個正在開發測試中,名為「Play Pass」的特性,當時開發者并未發現 Play Pass 的功能,只是從代碼推測它和「...

浪潮和華為相比,到底差什么?

編者按:本文轉自智能相對論(ID:aixdlun),作者魏啟揚,創業邦編輯后發布。營收千億是個檻。迄今為止,國內能夠達成千億營收的科技企業寥寥可數,除了第一梯隊的BAT和華為,處于第二梯隊的TMDJ(今日頭條、美團、滴滴、京東)中,只有京東和滴滴達到了這個門檻,但這兩家的盈利能力卻著實讓人尷尬,2018財年,京東和滴滴的賬面均為紅字,滴滴更是巨虧109...

創始人應該給自己發多少工資?

給老板發工資,還真是一門學問。一家北京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徐文慶,3年來每月只拿四五千元的生活費,薪水僅是普通員工的一半;另一家公司的創始人王旭給自己開的月工資為2.5萬元,水平明顯高于普通員工,但跟公司技術人員相比還是有些差距;而杭州的創業者葉天,創業十幾年,沒給自己發過工資。作為創業者,這是一種常態。他們也不知道,這樣的狀態...

國貨美妝崛起的秘密

“oh my god,買它!”當李佳琦們的直播里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國貨美妝時,國貨美妝的興起已經是不可忽視的潮流。今年618活動期間,天貓平臺中,有589個國貨品牌成交額同比去年增長100%,183個國貨美妝品牌同比增長1000%,國貨美妝正以驚人的速度搶占著市場份額。根據今年上半年 今日頭條 發布的《美妝用戶洞察報告》,2018年化妝品零售額達...

母嬰電商轉型之下,“蜜芽們”的至暗時刻

近日,有消息稱,“母嬰之家”疑似經營出現異常,接連出現押金難退、人去樓空、線上線下無應答等怪現狀。上海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此表示,經初步確認,已無法通過登記住所聯系到該企業。下一步擬依法將該企業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其實,母嬰之家或被列入黑名單,早有前兆,從2014年至2017年,母嬰之家連續4年虧損,其股票也從“母嬰之家”變成...

華為應用市場月活用戶達3.7億 同比增95%

8月9日晚間消息,日前,就美圖方面申請撤銷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meitu”商標駁回復審決定被法院駁回一案,美圖方面正式回應稱:被駁回的是第45類,申請該類目主要用于防御性保護,并不涉及目前美圖業務,此駁回不影響美圖正常經營。美圖持有的“meitu”商標實際應用在“美圖手機”這個產品上,美圖并未以“meitu”...

95后“燒錢”的愛好中,暗藏千億藍海市場

喜歡沖動消費,喜歡收藏,這屆95后有點不太一樣。97年的杉杉,因為和朋友玩《戀與制作人》手游,也成了花錢如流水的少女。每個月都花648買個禮物包,用她話說在圈內已經算“寒酸”的水平,流行說法是總氪金條(累計充值金額)1000元以上的叫微氪,萬元以上的叫重氪,而她的95后朋友已經花了92萬元。為一款超現實戀愛游戲,他們不僅買虛擬禮物充值,...

電子煙和人造肉,風口里的“癮”創新為何不同命

今年創投圈退燒了,一級市場涼得很快,上半年有據可查的融資2787起,只相當于2014年的水平,不少創始人都要見過3位數的VC才能拿到天使輪。在資本提著豬頭找廟門的時代,創新集中在to c層面,大多是渠道、模式和介質優化,拼的是信息級差,是不是剛需并不重要,補貼總能砸出用戶,而下半場的風口轉向to b服務,就要深度的嵌入實體經濟,不管5G、AI還...

網易云音樂用戶數破8億,與騰訊音樂的市場爭奪戰遠未落幕

網易云音樂的差異化競爭奏效了。8月8日, 網易公司發布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據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披露,目前網易云音樂總用戶數已突破8億,同比增長50%,同時,網易云音樂付費有效會員數同比增長135%。網易云音樂歸屬的創新及其他業務板塊成為本季度網易公司財報的一個亮點,凈收入為15.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加23.2%,毛利率也轉正為1.4%。網...